2003-10-19

Experts Only 滑翔伞登上欧洲第一高峰

作者: David Casartelli

编译: 拷贝猫

前言:

现代登山运动最早出现在欧洲18世纪末期。当 时,法国一名叫索修尔的科学家为了采集高山植物标本,在阿尔卑斯山山脚下的村落里贴出告示,重金征募愿 意登山或是提供登山线路的人。可是当时人们却认为高山是神仙和魔鬼居住的地方,所以告示贴出很长时间也没人响应。不过,索修尔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此后的每 年,他都要在村子里张榜一次。这样一直到26年后,1786年6月,一位名叫巴卡罗的山村医生勇敢地揭走了告示。经过两个月的准备,巴卡罗与当地一名水晶 石采掘工人巴尔玛结伴,共同踏上了艰难的山路。2天后,他们登上了阿尔卑斯山的主峰、号称“欧洲第一峰”的勃朗峰(Mt. Blanc),现代登山运动也就从此拉开了序幕。由于阿尔卑斯山是现代登山运动的诞生地,所以国际上又把这项运称作“阿尔卑斯运动”。



登顶


200 多年前人类第一次登上勃朗峰顶,25年前滑翔伞诞生。今天,人类第一次使用滑翔伞自下而上着陆到勃朗峰顶。2003年8月12日,经过了十年的等待、准 备、尝试之后,终于实现了一个伟大的梦想--利用滑翔伞登上欧洲第一高峰Mont Blanc--勃朗峰,海拔4810米。




随着积 云在山巅升起,一些老飞行员很快盘升至云底。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的天气出奇的好,而且云底也非常之高。空中的老鸟们非常兴奋并开始给在窝里的鸟打电话,经过一些列错综复杂的电话会议后,大家决定就选在今天动手……

在2003年8月13日星期三,四顶滑翔伞从Chamonix官方起飞场 地Planpraz(海拔2000m)起飞,另外两人从Megeve起飞(2350m),大家设定了相同的对讲机信道和相同的GPS目标:经过一条精心策划了十年的的航 道,从意大利一侧的山脉爬升至热气流的顶点,着陆场在欧洲最高峰之上。简实是在做梦。

我们这一支队伍从Planpraz起飞,包括我自己, Yvan Boullen, Jean-Paul Bonfanti 和 Alain Finet,另外两人 Fred Escriba 和 Yves Goueslain从Megeve起飞。每个人都是极富经验的高山滑翔伞飞行员,每个人都对勃朗峰周围的气候都了如指掌。这是必须的。

起飞后不久我意识到云底是如此之高,而且还在升高。我们在山脉中飞行了15分钟后云底已经达到了4300米,而且……居然有一顶滑翔伞已 经在云底盘旋。经过对讲机确认后发现那是Pierre,他已经在空中远征了一个小时,是从Samoens起飞赶来这里的,我想他也意识到了什么,或许今天 挥发生奇迹。


大家都小心地遵循着勃朗峰峰飞行规则,避开一个个禁区,特别是法国一侧的勃朗峰山峰。在八月份唯一的空中走廊是从空中进入意大利境内绕过山峰来到西侧,但是路上要经过一片乱流区。一但开始穿越乱流区就不可能回头,每个人都了解此行的风险并做好了各种的准备。

旅程出乎意料之外的平静,强盛的热气流使得涡流很微弱。在12:30分,积云已经在勃朗峰峰顶之上,大约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

在 经过精心计划的航线后我们来到了Aiguille de Bionnassay,飞行高度4200m,此时我们开始穿越可怕的无人区--Col de Miage地区,一块在意大利境内的无人区,这里除了冰就和岩石什么都没有,它也是勃朗峰峰的心脏地带。这里的气流无比的混乱,每一个人都被打得乱七八糟,手忙脚乱。

最终我们来到在 "Rochers du Mont-Blanc"脚下,稍后在3900米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热气流,每秒4-6m上升,积云组成的云路仍然保持在我们的头顶上超过海拔5000m的地 方。我们都认为这一次的登顶尝试可能成功,大家集中精力保持在一个气流柱中盘升。

一路持续而稳定上升,4200m,4400m,4700m……由于低温我们的高度表全傻掉了,温度补偿电路已经失效。我们只能依靠GPS来飞行。(看来还是符合军方标准的GPS真材实料)

勃朗峰,我们来了。我们迅速超越了勃朗峰的山颠,并继续向5200米的云底升高。此时勃朗峰顶附近有三个勤劳的登山者,他们正在茫然的寻找着我们“跳伞”用的飞机在那里。

人类对登顶的概念是把脚踏上去。为什么不呢? 我从东南方小心的接近山巅,山 顶的风速几乎是零--轻松着陆。紧接着我用对讲机告诉大家……下来吧,这里十分安全。Pierre在优于了两分钟之后 着陆,接着Yvan也落了下来,不过Jean-Paul开始犹豫,他在空中已经快冻僵了,似乎想放弃这次高山着陆。Yvan用对讲机喊到“Jean- Paul,做你想做的事情。如果你今天不落在这里,你会后悔一辈子。”

这一招果然灵验,Jean-Paul立刻做大耳朵下沉,最终所有的人一起安全地降落在欧洲之巅勃朗峰。美梦成真了。大家把所有的食物拿出来,在山巅开了个小饭局。

Alain在等到了另外一股热气流后终于爬了上来,加入了我们的午餐行列。Yves和Fred最终在南坡找到了气流,也成功地着陆在峰顶。至此,七个人全部登上了欧洲之巅。

在神奇的勃朗峰顶峰停留了两个小时后,大家轻松起飞返航。

傍晚,Chamonix的飞行员倾城出动聚集酒吧庆祝滑翔伞登顶成功!


后记:我们的飞行之所以成功,是因为飞行员的经验,因为我们了解高山,因为我们尊重飞行规则。我们的成功也是建立在多年以来那些试图登顶的飞行员基础之上,也得益于阿尔卑斯地区今年夏季罕见的良好气候。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