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06

石家庄上空的圈圈

北京封山。
俱乐部对外出飞行毫无兴趣。

只好自己组织组织去石家庄封龙山。
3辆车,5顶伞。
周六南风过大,保持在8米上下,没飞成。

周日风和日丽,沉不住气的都先下去了。
接着后备部队到来,宏光、猪仙、老叶一行数十人浩浩荡荡爬上山头。
总之来的都是沉得住气的主。
风力不断加大,为了避免重蹈前日覆辙,小乔和我决定趁风小飞走。

我起伞后风大,大到脚下无根,只得放开刹车随着风斜漂出去,幸而被宏光一把稳住,才安然飞出。
飞出去后,发现有稳定的上升和下降区。
找了个上升爬升到780米后开始在山前横着扫荡。
哗啦一声响。左侧塌陷。扫了一眼,大约是一半没了,具体面积不知道。
控伞?
拉了一下,左手空空如也,跟从前的哗啦不太一样。
右手也没狠带刹车,只是稀松平常的拉着。
呼的一下,天旋地转。
第一个念头就是高度和备份伞的关系。
由于转的不快,下意识看了一眼山体,感觉有高度。备份伞还用不到。
接下来想到,MD,看来让我赶上了。
决定改出旋转。
此时旋转速度加快,抬头,看了一眼伞形,伞口30度角倾斜对地面,左低右高,这么平的螺旋,好像平时我做不出来的。
又考虑了一下怎么改出问题。
拉旋转内侧刹车,手上感觉到刹车的力量后,再放开。
(落地后觉得拉反了。后来跟Alex讨论,Alex的也说反了,说正确的方法是拉外侧刹车减速。)

螺旋改出太快,伞上冲的后仰很大。此时双手不敢动,听说非常BT的MacTwist就是依靠这种能量做出来的。
等伞仰到一定程度后准备前冲过头顶时,刹车带住,将伞暂时稳定在头顶,然后俯冲,速度起来后平飞。
不敢恋战,落荒而逃。

仪表:
GPS数据最大下降每秒-9米,旋转了2圈。
高度表数据最大下降每秒-7.8米。总之接近自由落体。
轨迹上看是螺旋垂直下降。
这个意外损失了至少40米高度。

事后的思考:


1.飞行前为了加强稳定性,缩短了胸带(主伞钩间距),所以全程没感觉到颠簸,但折翼前也没有征兆。是不是应该放松点,或许颠簸可以让我感觉到危险空气。

2. 我还真没想过怎么在这种它自己转的情况下改出螺旋。下次有高度我还得试试主动进去。
  
3.平时考虑问题是一回事,意外中能否正常思考另一回事。为了保持意外情况下的思考能力,还是得平时主动让自己主动多进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4.春天的气流。
  干而暴躁,不适合休闲飞行。还是早早做好心理准备。